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西游之黑山妖君 第十五章 妖帝宫

发布时间:2019-09-26 00:58:32

西游之黑山妖君 第十五章 妖帝宫

体内的幽狱镇压着不安分的陨星,黑森驾着妖风飞在北俱芦洲上空,继续寻找着坠落在北俱芦洲的第二块陨星。

但苦苦寻找许久,黑森还是一无所获。

就在此时,雄伟的妖廷之中,万妖汇集,几乎北俱芦洲所有强大的妖怪都聚集到了一起,寻找大风雪来袭之后粮道断绝的出路。

妖廷最中央,一座高耸入云的雄伟大殿伫立在雪域之中,即使是妖师鲲鹏的妖师府相比之下也逊色不少。

这里是北俱芦洲妖族的圣殿,妖帝宫。

绣着肃穆的黑色纹饰的垂地帷帐,布满浮雕的大理石柱,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寂静并不是殿中空荡,相反,此时妖帝宫中,悬挂着【大妖天】玉匾的天妖殿下,来自北俱芦洲的各方妖怪黑压压的站了一片,只不过彼此并不言语交流,而是互相递送眼神,平静的大殿之中暗潮汹涌。

在殿中,狼虫虎豹,象鹿蛇羊,各种妖怪一应俱全,虽然大都保留着一些本体的特征,但全都已经化形

西游之黑山妖君  第十五章 妖帝宫

。而此时能够参与这场朝会的,无一都是实力尚存不少,强悍凶残的大妖怪。

大殿之中,到来的上千妖怪,虽然都聚集在一起,但若有若无的分化成了三个群体,各自簇拥着一位或者几位强大的妖怪,彼此眼神交流,互相忌惮,谁都不肯首先打破这压抑的气氛,大殿之中陷入可怕的死寂。

“哇~~”

一声啼哭彻底打破了殿中的死寂,似乎是受不了四周的冰冷和压抑,唯一一位凌驾于大殿之上,也是如今北俱芦洲的妖帝,一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孩童模样的小男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据说是当年妖帝的血脉,九尾狐后所诞,在九尾妖狐失踪之后,被妖师鲲鹏扶上妖帝宝座,一出生就被当成傀儡的小妖帝,向来是被人当成神像瞻仰的存在,幽居在深宫之中,如今在妖师鲲鹏闭关不问事之后,被各方推到了台前。

从出生时就任人摆布,小妖帝完全没有一位君临天下的大帝威严,即使年龄远远超过此刻的容颜,但从小就生活在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又如何面对这复杂跌宕的局势。

冰冷的御座之上,这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小妖帝生着一张面如粉玉的俊俏脸庞,眉清目秀,此刻看着殿下无数面目狰狞的妖怪,呜呜哭泣,肩头不断抽动,当真有几分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韵致。

蜷缩着瘦小的身躯,小妖帝如同惶恐的小兽,眼中噙满了泪水,嘴中不断抽泣着,无助的呜咽道:“我要姐姐,我要青灵姐姐!!!”

一旁伴驾的侍女看着小妖帝无助的跑下御座,想要去找他口中的青灵姐姐,都是头疼不已,如同一群护崽的母鸡一般,纷纷拥了上去,好言安慰,费了好大功夫才将这小妖帝重新安抚,勉强又坐回御座之上。

看着这滑稽的一幕,殿下这些虎狼之辈都是摇头叹息不已。妖中向来是强者为尊,即使这小妖帝体内流淌着当年妖帝的血脉,但如此孱弱的性格,这瘦小的肩膀又如何担的起统御整个北俱芦洲妖族的重任,更何况还是在眼前这个妖师鲲鹏闭生死关,大劫已至,北俱芦洲妖族身处生死存亡之际的要命关头。

如何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这是所有妖怪心中最关心的一件事,而北俱芦洲的妖怪们也渴望着能够有一位强大的领袖带领他们走出眼前的困境,但显然,眼前这个小妖帝绝难担起这样的重任。

看着还在哭泣的小妖帝,殿下的群妖们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各自窃窃私语,还有的野心勃勃之辈目光闪烁着,也不知道心中酝酿着怎样的波澜,一双双饱含着深意的眼睛此起彼伏,无数贪婪、渴望、垂涎的目光落在那张宝座之上,被这么多充满恶意的目光逡巡,身处虎狼包围之中的小妖帝更加恐惧,连放声大哭都不敢,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低声抽泣着。

就在这时,天妖殿紧闭的大门突然大开,一阵寒风涌了进来,让群妖纷纷转身侧目。

“青灵公主驾到!!!”

随着一道威严的依仗声响起,大殿中群妖气势竟然一时为之所夺,突然寂静下来,随后殿中群妖纷纷收敛了自己的眼神,密密麻麻的群妖连忙退到两旁,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通路。

环佩叮当,铃声阵阵,香气袭人。

四名手持香炉的白衣侍女款款走入天妖殿中,素面朝天,不施粉黛,手中捧着典雅的香炉,袅袅生烟,宛如九天仙子一般,不染凡尘,一路走来,净化了殿中污浊的气息。

之后,花雨洒落,飘满了殿中,美丽的花瓣在空中缓缓消散,化为一阵阵迷幻的烟雾,一扫天妖殿原本的肃杀压抑,仿佛化为天阙仙境一般。

伴随着漫天的花雨,一名雍容华贵的白衣女子莲步款款,裙裾轻摆,带着天生的高贵,出现在群妖的眼中。

“参见青灵公主!!!”

这女子出现的刹那,殿中群妖纷纷俯首,半跪于地,低下他们桀骜的头颅,恭敬的参拜道。

“姐姐!”小妖帝满脸是泪,俊俏的小脸上满是小兽看到母亲的欣喜,眼中一亮,挣脱了一旁侍女的手,拖着宽大的妖帝衮袍,冲下了殿阶,一把抱住女子的腿,呜呜哭了起来。

“不许哭。”白衣女子慢悠悠的训斥道,声音虽然平和,但其中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小妖帝抽动着瘦小的肩膀,委屈的抓着白衣女子的裙角,强忍着不哭出声来,用手背擦拭完眼角的泪水,这才可怜巴巴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

看到小妖帝止住了哭泣,白衣女子神色稍缓,这才牵过小妖帝冰凉的小手,一路威仪,拉着小妖帝朝着御座的方向走去。

就这样,白衣女子带着小妖帝走过青丘狐族,走过牦山牛族,走过盘谷蛇族,走过白山熊族,一路经过如今北俱芦洲强大的族群,带着天生的威严,缓缓踏上御阶,亲手将小妖帝抱到御座之上。

随后,白衣女子缓缓转身,站在小妖帝身前,俯瞰着下方的群妖,玉唇轻启,声音虽然平静而空灵,但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冷意,道:“诸位平身。”

巴中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巴中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巴中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巴中妇科
巴中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