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偌大城市为何容不下一座变电站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2:56

  偌大城市为何容不下一座变电站

  周围都是林立的高档小区,但位于郑州市文博西路与科源路交叉口,东南角的空地,却是一片脏兮兮的乱象,随处可见被胡乱搭建的木架,甚至遍地大小便,让这片空地与周围的干净整洁很不协调。

  国家电河南省电力公司郑州供电公司(下称郑州供电公司)规划科负责人马磊对《第一财经》说,此片占地约为8.7亩的空地,本不该如此荒凉,而应该是一座为周边数万居民提供安全用电保障的变电站。

  马磊表示,早在5年前,郑州供电公司就开始筹划在上述区域建造一座电压等级22万伏(220KV)、变电容量48万千伏安(KVA)的红旗变电站,以改变目前郑州市区存在的变电站严重过载,无法受理新增负荷报装以及电承载能力达到极限的局面。

  但如今5年已经过去,规划中的红旗变电站仍然不见踪影,而它的周边,却已经先后崛起蓝堡湾、英地天骄华庭等多个高档小区,动辄数万人的规划居住人口,让本就超负荷运行的市区电力供应接近瘫痪局面。

  新华社此前便报道称,受持续不断的高温影响,郑州市内的多个居民区均曾在高峰时段出现跳闸、停电,不少居民的生活以及一些企业的正常运营均受到影响。

  另有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在全国省会城市用电量排名中,郑州的全社会用电总量已经仅次于广州和杭州,位列全国第三位。

  这背后便是郑州市包括变电站在内的配电设施不能如期投建的窘境。

  据本报了解,郑州市早在2007年就已开始规划的13座变电站大多因征地、周围居民反对等原因迟迟无法开工建设,最终造成郑州市的城市用电在最后一公里受阻,郑州市区内新建成的180个小区、写字楼等项目无法正常供电。

  原本用以解决居民用电困难的变电站,为何却偏偏受制于最后一公里?本报调查显示,这是一个城市迅速扩张的发展难题,解决变电站阻梗难题需更多的智慧。

  诉求与委屈

  担心电磁辐射等安全隐患,成为不少接受本报采访的居民们心中最大的阴影之一。

  都说变电站辐射大,住的时间长了还会影响身体。8月8日下午,在与红旗变电站(规划)一墙之隔的英地天骄华庭小区内,一位正在下楼的居民说,虽然自己也没变电站的专业知识,但觉得这东西肯定对人体不好,所以要坚决反对。

  不是说不能把变电站建在居民区吗?怎么红旗变电站就能建在我们这儿呢?一位来自蓝堡湾小区的居民也表示不能理解。

  另一位来自附近小区的居民王长民(化名)说,对这些大型变电站,他们懂得也不多,但自己最担心的还是可能会存在辐射、噪音和安全隐患。虽然很多专家一直都强调,变电站的电磁辐射处于安全范围,但到底是否真安全,恐怕只有时间能证明了。

  而令周围居民无法释怀的另一个原因,是变电站运行过程中产生的噪音,很多小区距离红旗变电站几乎是零距离,很多居民担心,以后随着年代久远,这些变电站设备逐渐老化,噪音不仅无法避免,甚至还会逐步增加。

  王长民等人在写给郑州市和金水区一些政府部门的信中说,自己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希望郑州供电公司不要把红旗变电站建在他们的小区附近。

  面对这些居住于红旗变电站(规划)附近居民的诉求,郑州供电公司感到颇为委屈。

  现在市区的居民用电每年都在以接近10%左右增长,我们的有些变电站从规划、筹资都已经准备10年了,到现在都不能如期建设。郑州供电公司总经理王政涛对本报说。

  王政涛表示,大多数人用电时,仅是希望自家的电力能得到保证,而对电力的来源却并不关心。

  感觉我们建个变电站,就像市政部门建个公共卫生间,说起来是谁都离不开,可又都不愿把它建在自家门口。一位来自郑州供电公司的工作人员抱怨说,对多数人而言,虽然都想用现成的电力,可都不想为此作出贡献。

  我们内部做过一个统计,每消耗1度电,对郑州GDP的贡献便能达到12元左右。郑州供电公司规划科负责人马磊说,以2012年为例,当年郑州市实现GDP总量5500多亿元,同期消耗电量则为400多亿度。

  城市电力供应之痛

  倘若电力不能及时供应,将直接对郑州的一些招商引资项目和工业建设项目造成影响。

  马磊对本报透露,由于郑州市区用电紧张,今年8月1日,郑州市政府还曾专门会同郑州供电公司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并在会上宣布,将郑州市一些用电紧张的区域划定为红色区域,并将红色区域内的所有招商引资项目全部叫停,以免出现用电隐患,此外,在电力红色区域内,不允许再上马新的建设项目。

  电力的紧张局面也对红旗变电站(规划)附近区域造成了潜在的影响。

  马磊表示,金水区原计划在与红旗变电站(规划)相距不远的东风路附近引进一个大型的商业地产项目,但最终,由于红旗变电站迟迟未能投入使用,造成整个金水区都面临用电紧张局面,最终不得不暂时将该项目搁浅。

  今年5月3日,郑州供电公司也在一份针对河南省政协委员刘哲关于红旗变电站的议案中答复说,由于郑州市区总计42平方公里区域内的11座变电站全部重载或过载,已无法受理新增负荷报装,电承载能力已达到极限,一旦发生设备故障或损坏,将造成市区大面积停电。

  同时,由于附近所有变电站均已满负荷报装,位于红旗变电站(规划)附近小区的蓝堡湾、英地天骄华庭等新建商用建筑和居民小区,已无变电站可供接入。

  据本报了解,这些动辄规划将入住万人的高档小区内所用电力,迄今仍为当时地产开发商报装时安装的用于基建的临时用电,随着用电高峰的到来和小区内的居民入住率越来越高,这些临时搭建的基建用电线路,根本无法满足居民的正常用电。

  而且,现在的居民用电需求也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天热时,夏天搞个电扇就过去了,现在呢,谁家不装几个空调,用电负荷是以前的好几倍。马磊说,加上一些高密度开发的住宅区,以及动辄上万平方米的城市综合体的建设,原有的电力设施已经远远滞后于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

  按照计划,高达220千伏的红旗变电站建成后,将作为整个郑州东北城区的电源支撑点,为东北城区急需新建的110千伏丰产、园艺、未来、丰庆、黄家庵等5座变电站提供电源,同时极大地缓解周边220千伏重(过)载变电站的供电压力,但如今,由于迟迟未能建成,整个东北城区都随时受到电力超负荷的停电危险。

  环评报告争议

  本报调查发现,除了对红旗变电站可能存在的辐射与噪音存在忧虑外,郑州供电公司自身在环评报告中的一些做法,也成为附近居民表达不满的焦点。

  王长民说,他们在一份由河南省环保厅提供的《2009年郑州市红旗等13项220KV输变电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下称环评报告)中发现,郑州供电公司在一项对周边敏感点的介绍中,仅将附近的原田小区和金水区政府家属院列入,而未同时将与红旗变电站一街之隔的河南省实验中学列入,附近的多个居民区以及多个幼儿园同样在环评报告中只字未提。

  之后,王长民等人又发现,为红旗变电站提供环评报告的河南省恩湃高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恩湃公司),实为河南省电力公司下属公司,且在2008年因对政通变电站做出环评报告时存在造假行为被媒体曝光,而在恩湃公司出具的关于红旗变电站的环评报告中,王长民等人又发现类似造假行为,即在一项针对附近居民的民意调查中,虚拟一些居民姓名,并提供虚假材料。

  对于王长民等人的上述质疑,郑州供电公司在5月3日的一份报告中说,红旗变电站的环评工作是由河南省电力公司委托具备资质的环评机构(恩湃公司)进行编制,并报请省环保厅审批,完全按照国家相关规定与程序办理的。

  所谓的问题应由行政机关或法律机关来裁定,且目前(河南)省政府法制办已受理此行政诉讼,正在裁定中。上述报告称。

  而在一份于5月7日发出、盖有河南省人民政府印章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中,河南省政府法制办最终认定,环评报告履行了受理公示、审批结果公示以及专家论证等相关程序,维持原环评报告中关于红旗220KV输变电工程的内容。

  利益之争?

  郑州供电公司总经理王政涛则在随后接受郑州市政府访谈时说,居民所关心的电磁辐射,实际上与所担心的电离辐射有着很大区别。

  王政涛说,电磁辐射一般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包括发达国家在内,所有的电力设施都有人值班、有人维护,而包括X光、CT、胸透等在内的电离辐射,倘若照射时间过长确实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2013年6月,《人民》采访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香港辐射管理局成员邝丽云,邝丽云表示,没有研究文献显示此类辐射对健康确实造成危害。邝丽云同时举例说,香港建筑密集、人口拥挤,无法避免高压电缆、发射基站、变电站等设备靠近工作、居住场所,但香港并没有癌症高发。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郑州供电公司负责人则表示,包括蓝堡湾、英地天骄华庭等小区在内的不少购房者,都是一些对房价上涨存在预期的投资者,他们担心,一旦将红旗变电站建在附近,将可能引起周边房价波动甚至下跌。

  他们不愿看到这种局面。上述负责人说,如果是在小区附近建设一个小学,或者幼儿园,他们就会很愿意接受,因为能把房价提上去,但如果说是建设变电站,就会很不愿意,因为可能拉低房价。

  说到底,其实还是各种利益的博弈。上述负责人说,其实不为很多人理解的是,不论是幼儿园,还是变电站,其实都是公共设施的一部分,没有这些公共设施,附近小区无电可用,再好的房子也难以转手销售出去。

  来自郑州供电公司规划科的王磊说,类似居民与郑州供电公司因变电站而发生的扯皮,是在2008年以后,随着郑州城市框架的拉大和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开始逐渐增多。

  扯皮给郑州供电公司带来的后果,不仅是变电站不能如期投建,更包括建设成本的大幅攀升。

  譬如红旗变电站,5年前建的话,可能投入一两个亿就能建好了,但现在,至少得投入6个亿。王磊说,这里面,既包括建设成本的增加,也包括周围架线成本的提高。

  以前,周围还没建高楼,我在地下把线路埋好就行了,但现在,周围的高楼建成了,就不能走地下了,只能走架空线,通过排管、铺管建设,成本就提高了好几倍。王磊说。

  进一步的行动

  来自郑州供电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郑州用电正在保持10%以上的增长,同时,由于市区缺少电源点,郑州三环以内近60%区域因为变电站落地难。

  落地难也进一步使得电局部薄弱,不仅不能新增用电户,而且用电高峰时段现有用户可能出现限电、停电情况,并导致目前多个政府投资项目、房地产项目、大型商业项目等的报装容量无法解决。

  而目前,郑州金茂花园小区、城市之巅、怡丰新都汇等17个居民小区仅靠基建电源临时供电,40673户居民的供电可靠性无法保证。

  也是如此,今年6月,郑州市政府与国家电河南省电力公司达成协议,共同成立由双方主要领导担纲的电发展建设推进工作领导小组,以争取市民对变电站建设的理解支持,协调落实变电站建设用地和线路铺设等问题。

  红旗变电站则作为郑州市将在2013年重点推进的13座变电站之一,被列上了政府议程。

  今年8月1日的电力协调会议,总共开了一个半小时,仅红旗变电站就讨论了20分钟,王磊说,下一步,郑州市政府将把关于红旗变电站的环评报告下发给金水区政府,再由金水区政府持该报告向居民做解释工作。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则表示,红旗变电站之争,从表面上看,是关于变电站是否应该建设的存废之争,但事件的背后折射出的,其实是城市的发展难题与群众需求之间的矛盾该如何协调的问题。

  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张,一方面需要建设更多的公共设施,另一方面,群众又对健康、安全有了更多的需求,最终引发变电站建设矛盾。史璞说。

  对于辐射质疑,史璞表示,此种情况下,作为政府机构,一方面应该有更权威的测算数据,消除居民对潜在辐射的忧虑,另一方面,也可考虑将变电站的位置转移到人口较稀少、位置稍偏远的新址。

婚姻家庭
鞋包
婴儿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