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科学网科举百年后的启示固化与异化王飞跃的

发布时间:2019-07-09 13:30:30

科举百年后的启示:科举的固化与异化去年正值清王朝废止科举制度百年之际,科举的作用与意义也引起了许多人士的重新认识和评断。近来国内外出版了许多关于科学历史和意义的专着,加之当前对“古董”的热爱与追奉,一时间大有出现“科举热”之势。十 九世纪初识中国的外国人曾誉科举“会像火药和印刷术一样,在国家制度,甚至是欧洲国家制度中, 谐稳定的发展,因为科举有“均衡贫富”,形成人才在不同社会阶层流动的功能。问题是时代在不断变化,中国之外,还有整个世界,更有落后必挨打的残酷教训。梁 启超曾有“夫科举非恶制也,所恶乎畴昔之科举者,徒以其所试之科目不足致用也”之评说。但正如近人所指出的:古人又不是傻子,何尝不知科举考的全是无用之 物?只不过一个人能否将无用的东西学好,可以看出其人的资质智能,所以科举并不是用来选学有所成之士,而是在选可堪造就之人。这一认识用到现实的科技评估制度之中也很有益处。许多论文其实也是“无用之物”,因此以论文评价人才时,应该认清评价的实质是什么,是实在的成就还是潜在的资质?选出的是“有所成之士”还是“可堪造就之人”?更关键核心之处在于:选出之人的定位和作用是什么?钱 穆曾言“科举制度显然在开放政权,这始是科举制度之内在意义与精神生命”。这话有道理,但什么人“开”进来了,又把政权“放”在何处?我们也可以说目前的 “科技评价体系之内在意义在开放政府资源”,我们也不得不想想同样的问题:什么人“开”进来,又把资源“放”在何处?科举的固化与异化,会不会在百年之后,又有了现代的翻版?无论是好与坏,恨与爱,科举在民族几千年的历史上烙下了深深的印痕。我们必须珍惜总结这一“科举”历程,从而“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避免杜牧在《阿房宫赋》最后所感叹的:“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2006年2月16日于Camelback Inn, A JW Marriott Resort Spa , Scottsdale, Arizona此文作为“千字文”发表于《科学》2006年第7期:

多店铺管理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小程序商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